• 高校组织新生写家书家长:孩子一夜间就懂事了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调查长期住院精神分裂患者出现体重指数超重的相关影响因素,为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体重管理提供指导参考。 方法 于2017年8月1~5日期�g选取服用抗精神病药物≥1年的符合ICD-10诊断标准的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为研究对象,符合条件共238例,调查年龄、受教育程度、总病程、服用的抗精神病药物、总服药年限、肥胖家族史、伴发的躯体疾病、饮食结构、平均每天睡眠时间,测量身高、体重,计算体重指数。入组的患者按BMI分类,合并分组为两组:体重过低或正常为一组(n=118),体重超重或肥胖为一组(n=120)。结果 两组患者在受教育程度、总服药年限、抗精神病药、合并苯海索、合并苯二氮类、合并抗焦虑抑郁药、合并心境稳定剂、合并糖尿病、饮食结构、每天睡眠时间等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在性别、年龄、总病程、肥胖家族史、合并高血压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The differences in gender, age, total disease course, family history of obesity, and combined hypertension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between the two groups(P[Key words] Schizophrenia; Body mass index; Influencing factors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患,在全世界超过2100万人。精神分裂症患者早年死亡的可能较普通人群高出2~2.5倍。这常常是因身体疾病所致,如心血管疾病、代谢疾病和传染病[1]。目前我国精神卫生工作处于蓬勃发展阶段,然而在基层精神卫生机构中精神分裂症患者长期住院现象还是非常普遍。长期住院导致很多问题出现,张京华等[2]调查发现合并代谢综合征的患病率在病程超过10个月的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会升高,抗精神病药物的使用方法和选择、医院饮食消费水平、精神分裂症病程是体重增加的影响因素,尤其氯氮平合并利培酮联合治疗会明显增加体重[3]。患者在抗精神病药物治疗10周后会出现体重及血糖、血脂增加[4],在不同药物对患者体重增加的危险性方面:氯氮平危险程度最高,奥氮平次之,阿立哌唑和齐拉西酮最小[5],丙戊酸钠对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BMI)从超重到肥胖的恶化有明显影响,BMI从超重到肥胖的恶化与疾病发病年龄、疾病长度、住院时间无显著关系[6],在连续8年随访观察中发现体重会随着治疗时间的增加而增加,在第42个月达到顶峰,之后处于一个平稳期[7]。孙江涛等[8]也发现吸烟史、长病程、大龄女性是精神分裂症伴发代谢综合症的危险因素。 精神分裂症患者体重增加的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临床关注,多数学者对抗精神病药物导致患者体重增加的副反应进行研究,本研究通过对长期住院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调查分析,探讨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体重指数超重和肥胖的相关影响因素,以便为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体重管理提供指导参考。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来自重庆市江北区精神卫生中心从2016年1月1日起,截止2017年8月1日为止在精神科封闭病房持续住院的住院患者。入组标准:①符合《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tenth edition,ICD-10)[9]中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②患精神分裂症前无糖尿病、肥胖症、高血压、高脂血症、内分泌疾病、心脑血管和消化系统疾病;③精神症状控制稳定,无拒食或暴食等进食障碍;④性别不限;⑤年龄≥18岁;当前连续住院≥1年。排除标准:①合并患有不稳定的心脏病、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严重肝肾损害等重大躯体疾病;②合并妊娠或哺乳期的�D女;③使用糖皮质激素患者;④药物滥用者。符合入组标准且不符合排除标准共238例,其中男170例,女68例;年龄23~76岁,平均(50.72±11.78)岁。研究对象均签署知情同意书。入组的患者按BMI分类,在238例患者中,27例患者(11.3%)属体重过低,92例(38.7%)在正常范围,70例(29.4%)超重,49例(20.6%)肥胖。因部分分组例数太少,故合并分组为两组:体重过低或正常为一组(n=118),体重超重或肥胖为一组(n=120)。 1.2 方法 本研究为横断面研究,研究流程:第一步由3名精神科主治医师筛选出符合ICD-10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的患者。第二步:于2017年8月1日~5日期间通过检索入组患者住院病历收集患者的一般资料,包括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总病程、总服药年限、抗精神病药、合并苯海索、合并苯二氮类、合并抗焦虑抑郁药、合并心境稳定剂、肥胖家族史、合并糖尿病、合并高血压、饮食结构、每天睡眠时间。临床资料包括体重、身高、体重指数。第三步:临床资料于2017年8月5日当天由负责收集一般资料的3名精神科主治医师和病区护士用经过校正的体重秤测量入组患者在同样状态下的体重和身高,体重精确至0.1 kg(穿同样衣着、于同一时间点测量),身高精确至0.1 m(脱鞋、免冠)。第四步:计算体重指数。 本研究体重指数(BMI=体重/身高2;kg/m2)评价标准:体重过低0.05),在性别、年龄、总病程、肥胖家族史、合并高血压方面,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本研究显示性别、合并使用抗焦虑抑郁药物、肥胖家族史、每天睡眠时间是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体重指数异常(超重或肥胖)的危险因素。张爽等[15]发现成人体重增加的显著原因可以是眠过短或过多,睡眠过短显著增加肥胖的风险,与本研究发现的睡眠时间长导致体重增加相一致。张志琼等[16]也发现肥胖家族史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服用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后更容易现体重增加;抗焦虑抑郁药物与抗精神病药物合用导致体重增加尚未见报道,需要进一步扩大样本量研究检验结果。分析可能的原因是不同的抗精神病药联合治疗并不全都会引起体重增加,Henderson等[17]研究显示,奥氮平和阿立哌唑联用,患者体重、甘油三酯、低密度脂蛋白均比单用奥氮平组下降,与本研究结论一致。 综上,本研究显示,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体重指数有一半的患者出现超重或者肥胖,女性患者更为显著。合并使用抗焦虑抑郁药物、有肥胖家族史、每天睡眠时间长等因素与体重指数增加密切相关,值得临床治疗在选择用药、住院患者管理等方面引起重视,如对有肥胖家族史的患者在选择用药时就要慎重考虑药物在体重增加方面的副作用,长期住院患者因服药依从性比门诊患者会好很多,所以在药物起效以及精神分裂症疾病本身等组多因素的作用下容易出现久坐不动,睡眠时间长等特点,住院患者管理上应针对这些特点加强管理,以避免因体重增加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如代谢综合征、心脑血管疾病等[18]。 本研究存在以下局限:①本研究是横断面研究,不能完全了解患者治疗前的基础体重指数情况,只能发现变量间的相关情况,不能推断因果关系。②所收集病例均为封闭病房长期住院患者(住院时间≥1年),故无法排除住院本身因素(如:生活方式、饮食结构改变、运动量和范围减少)对其代谢的影响。未来的研究可以加入门诊长期服用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作为对照组。③本研究选用的观察指标较单一:体重指数(BMI),不能很全面的阐述对代谢、心脑血管等的危险因素。④样本量较小,未随机抽样。未来的研究中,可扩大样本量,采取实验设计或开展纵向研究,加入更多的观察指标如腰围、血脂、血糖、血压等指标以便更好地阐述精神分裂症患者长期住院治疗的副作用,以期待缩短住院时间,优化住院治疗方案,减少副作用。 [参考文献]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97/zh/. [2] 张京华,汪津洋,杨媛,等.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代谢综合征的调查[J]. 精神疾病与精神卫生,2012, 12(5):452-454. [3] �w贵芳,陈旭,管国涛,等.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体重流行病学调查[J].山东精神医学,2003,16(1):8-10. [4] 王凤,邹海欧,李峥,等.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病人体重、血糖、血脂变化及其影响因素[J].护理研究,2013,27(27):2963-2966. [5] 史春光,申林.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超重与肥胖症现况调查[J].中国保健营养旬刊,2014,24(5):2886-2887. [6] Po-Sheng Wanga,Shang-Liang Wub,Han-Yi Chinga.The use of psychiatric drugs and worsening body mass index among in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J]. Int Clin Psychopharmacol,2014,29(4):235-238. [7] YM Bai,JY Chen. Weight gain with clozapine: 8-year cohort naturalistic study among hospitalized Chinese schizophrenia patients[J].Schizophr Res,2009,108(1-3):122-126. [8] 孙江涛,钟朝辉.精神分裂症对代谢综合征发病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刊,2015,17(5):433-434. [9] 世界卫生组织.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临床描述与诊断要点[M].范肖冬,汪向东,于欣等,译.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3:72-89. [10] 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数据汇总分析协作组.我国成人体重指数和腰围对相关疾病危险因素异常的预测值:适宜体重指数和腰围切点的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2,23(1):5-10. [11] 刘燕,易正辉,陆燕华,等.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肥胖与代谢相关障碍[J].精神医学杂志,2008,21(4):241-242. [12] 叶飞英,刘湘鹏,刘月霞,等.长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伴发代谢综合征情况及相关因素分析[J].四川精神卫生,2015,(1):48-50. [13] C Rummel-Kluge,K Komossa.Head-to-headcomparisons of metabolicside effects of secondgenerationantipsychotics in the treatment of schizophrenia: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Schizophr Res,2010,123(2-3):225-233. [14] Y Suzuki,T Mikami.Effects of hospitalization in a psychiatric ward on the body weight of japanese 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J]. Int J Psychiat Med,2013,45(3):261. [15] 张爽,李莲,黄育北,等.成年人睡眠时间对体重增加和肥胖风险的Meta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5,36(5):519-525. [16] 张志琼,林美琴,黄清如.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体重增加的相关因素分析及护理对策[J].中外医学研究,2012, 10(10):71-72. [17] Henderson DC,Fan X,Copeland PM,et al. Aripiprazole added to overweight and obese olanzapine-treated schizophrenia patients[J].J Clin Psychopharmacol,2009, 29(2):165-169. [18] 胡绍文,郭瑞林.实用糖尿病学[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0:30-31. (收稿日期:2018-02-08)

    上一篇:赵本山退出综艺节目 业内:制作方利益或受损

    下一篇:马蓉床照疑曝光 或为宋喆老婆所提证据(图)